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诗词散文 > 正文

张雅森 《学书心得》
2015-12-24 22:10:20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学书心得张雅森与书法结缘的几十年里,由最初没有理由的纯心热爱,到深陷其中不能自拔,这个过程如经历一年中的四季,滋味各异,心得与心,无不是被汉子的书法之美所吸引、陶醉、学书贵在以理入帖(碑),在理性
学书心得
张雅森
与书法结缘的几十年里,由最初没有理由的纯心热爱,到深陷其中不能自拔,这个过程如经历一年中的四季,滋味各异,心得与心,无不是被汉子的书法之美所吸引、陶醉、学书贵在以理入帖(碑),在理性中寻找最直接最根本的元素。无数个碑与帖的背后都有一连串的历史故事及形成原由,白纸黑字的大雅文化;由牛骨龟板上稚拙生动的古老文字到商周如河汉璀璨之敦煌金文;劲利飞动、自然潇洒的春秋文字;百花齐放终归于秦之小篆,无不在描述着中华文字的深奥与精粹。学书当理清思绪,追摹古人的心迹,在理解中去深入,不局限于一碑一帖之功;在广涉与参汇中学会融会贯通,执笔要学“枕、提、悬”方能演绎出“大、中、小”之绳法;精专细品,看得清楚才不会落入错乱之中,也不易耗费心机落得个“事倍功半”之屈。择一碑一帖,当如选其爱侣,当知其父其兄妹之好恶,探求上下三代,方可判定其人之品格,学书宜当如此。初唐对草书的总结当属孙过庭,其曰:“初学分布,但求平正;既知平正,务求险绝;既能险绝,复归平正。”孙过庭对于“平正”与险绝“的微妙辩证关系,不单单局限于草书之上,在整个书法体系中都存在这一的辩证关系,它适用于所有的艺术创作有关的学习。“平正”做不到位就会陷入“平庸”,“险绝”做的太过就会落入“作怪”。孙过庭又说:“初谓未及,中则过之,后乃通会。通会之际,人书俱老,”
我们生活在现今高度发达的社会,信息传递方便,印刷技术高度发达,而且包括碑帖在内的古籍发现越来越多,越来越丰富。这些都是有利于我们书法学习的,但资料的“丰富”因其优劣相参,风格混杂等原因,琳琅满目是很难让初学者辨别欣赏的,选好一碑一帖之善恶,显得尤为重要。
我习书选择的是一条“融会贯通”的路子,我知道一个书家若不能有厚德之载,岂能有超凡之力,无超凡之力,又怎能胜任“一介书生”之誉。楷、隶、行、草、篆之洋洋大观,看似无血脉相生之道,然习书之理妄然不可不重返着其间的“暗藏玄机”。
巡礼南帖北碑,三届兰亭折桂之作,取法孤兀一卷之《平复帖》,“二王”风范。千古传统的今日又得以百倍推崇,一纸《兰亭序》给后人带来无尽的遐想,使人仰慕而叹服不止。在五体书法之中皆有通神之妙理,参观通汇把玩,深探不计耕耘之功,久而融汇,长可贯通。学书心得,因人而异,取之乎上得其中,深入其理得其上是我一直追溯的学书根源。俗话说“悟性”,在悟中找理性,在悟中显性情,性情佳者不单求得其精妙理术。东坡寒食之苦,方能得其《寒食帖》之品,右军之群贤流觞,才可得千古书绝之妙。成与因,得其果,正所谓天下没有“无源之水”是也。
选自2010年3月24日 《书法导报·经典精临栏目》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【楚汉堂】记《祭侄文稿》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