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诗词散文 > 正文

【楚汉堂】记《祭侄文稿》
2014-07-23 21:51:06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《祭侄文稿》書成于公元758年。唐玄宗天寶十四年(公元755年),安祿山、史思明叛唐,史稱安史之亂。時任平原(今山東境內)太守的顔真卿與其從兄常山(今河北正定)太守顔杲卿分別在山東、河北起兵討伐叛
《祭侄文稿》書成于公元758年。
唐玄宗天寶十四年(公元755年),安祿山、史思明叛唐,史稱安史之亂。時任平原(今山東境內)太守的顔真卿與其從兄常山(今河北正定)太守顔杲卿分別在山東、河北起兵討伐叛賊,杲卿幼子季明往來于平原、常山之間進行聯絡。叛軍攻陷常山後,杲卿父子不幸被俘而遭殺害;杲卿被刑時,至死罵不絕口。顔氏家庭,可謂壹門忠烈。唐肅宗乾元元年(公元758年),顔真卿命人尋訪杲卿及家人下落,結果只從常山攜回季明首骨。面對爲國捐軀的侄子首榇,顔真卿壹時百感交結,兄弟誼,叔侄情,家國痛,賊子恨,激情所至,文思書意進發而出,揮筆寫下了《祭侄稿》。
《祭侄文稿》是壹篇祭文草稿,有塗抹,有添加,信筆而就,屬于不經意之作。論書者有“無意于書書方佳”的說法,但“無意于書”是指沒有明顯的創作意圖,非謂書藝不受意識的支配,並且恰恰相反。中國書法是抽象的藝術,其基本的藝術要素是線條(筆畫)。書法的線條表現什麽?它表現的不是具象,而是人的主體精神。《祭侄文稿》就是體現主體精神和書藝技巧完美結合的巅峰之作。試細觀《文稿》,壹千多年後的今天,我們猶可感受到作者悼念亡侄時的情感波動和思緒起伏。
《文稿》首句,按祭文體例,記祭悼的時日和祭者的身份,此時作者情緒尚屬平穩,行筆稍緩,行字中間有楷字,情態肅穆。接下來是對季明的贊語:“惟爾挺生,夙標幼德。宗廟瑚琏,階庭蘭玉。每慰人心,方期戬谷。”此處全用規範的行書,壹字壹頓,贊譽之情,缺憾之感,融于毫末。至“父陷子死,巢傾卵覆。天不悔禍,誰爲荼毒?念爾遘殘,百身何贖!嗚呼哀哉”壹段,心情已至激憤。“父陷子死”四字,如高空墜石,使人感到如當空霹雳,轟腦塞胸;其余諸字如飛沙走石,那種失卻臂膀之痛楚,天何以補人何以堪之無奈,溢于言表。再至“撫念摧切,震悼心顔”八字,更如亂石崩雲,驚濤裂岸,大痛大憤之情噴湧而出。結尾處之“魂而有知,無嗟久客。嗚呼哀哉!尚飨!”則直如長江之水,壹瀉萬裏,不知其止矣。通觀《文稿》全篇,行文如泣如訴,如控如檄,而裂膚之痛,悲憤之氣,躍然于字裏行間,誠爲充溢浩然正氣之書作也。
從書藝技法看,《祭侄文稿》壹如楷書,呈現典型的顔體特點。其壹,渴筆枯墨,燥而無潤。這壹方面反映出作者當時思如泉湧,手不能追,非快速行筆不足以表達其激憤之情,同時也體現出作者凝重練達的品格。其二,字中戈挑多不挑出,而作斷竹壹頓,如“歲、戊、戌、賊、我、蹙、殘、哉”諸字,這正是顔字內放外收的典型之處。其三,縱列豎,尤其是相對邊豎,變傳統的內弧相背形爲外弧相向形。如“蒲州、丹楊、開國、)蘭、圖、開、門、圍、關、同”等,此爲顔體行書的創新之所在,亦是顔體闊達大度的結構特點之表現。其四,本篇作品,純用中鋒行筆,壹改中側並用的傳統用筆方法。書家行語日:“正鋒取勁,側鋒取研”;將筆畫壹改靈巧而爲剛勁,使這篇書法作品與其表現的英雄精神更趨統壹。其五,壹改筆畫“貴瘦硬”(杜甫語)爲尚肥壯。總而言之,《祭侄文稿》是顔真卿不泥古,不乖今,大膽創新,終成大家的典範之作。《祭侄文稿》曆來被譽爲繼王羲之《蘭亭序》之後的“天下第二行書”。應該說,能在《蘭亭序》問世之後産生的諸多行書精品中,被評爲天下第二,其譽亦頗高矣!但我認爲,二者只有問世先後之分,沒有水平高下之別,同爲裏程碑式的開山巨作,都已達到了爐火純青的藝術境界。它們分別代表中國書法“陰柔美”和“陽剛美”兩種不同的藝術風格,恰如李杜詩作,難分軒轾,雙星並照。
《祭侄文稿》與《蘭亭序》,雖在筆意、筆調、筆致、筆法、筆力、運筆、結構、章法等各書法要素上,各具特色,但是都入理入法,超凡人聖,美不勝收。《蘭亭序》神和氣沖,既溫且栗,具飄逸之氣,呈秀美之姿,現挺揚之態;其情閑適,如隱者臨清流而垂釣;其意淡雅,若詩人登高台而賞月;其書秀媚,似芙蓉之出清水;其勢穩方,類閨秀遊春之端行。筆鋒中側並用,形神鮮潤而空靈;用墨潤而無燥,點畫清晰,筆力柔中帶剛;結體內收而外放,豎筆外弦而內弓,體勢疏朗。《祭侄文稿》則氣壯神烈,蒼郁沈雄,具雄闊之姿,呈偉岸之態;其情激切,如鬥士之臨戰陣;其意悲壯,若壯士之嘯長風;其書雄強,巍巍然若蒼山之臥于莽原;其勢渾闊,浩浩乎如江流之彙于海波。中鋒用筆,剛中寓柔,老辣而穩健;用墨少潤而多燥,點畫微茫;結體外收而內放,豎筆內弦而外弓,體勢茂密;筆速時疾時緩時頓,字體楷行草隨機而作;字有斷連,連不亂意,斷不失情;列中有列,錯落自然。括而言之,二者雖在揚抑、剛柔、向背、收放、厚平、壯和等處風格相異,卻皆爲書中之妙品、絕品、神品也!總之,《祭侄文稿》這篇作品。文以彰忠烈節義之正氣,書以顯雄渾剛健之神韻,珠聯璧合,相映生輝,不知傾倒過多少書家。我們今天學習欣賞之,仍不能不爲它那巨大的藝術魅力所折服。《祭侄文稿》,其不朽乎!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《国学概要》之随想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