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
书 道 探 魅 ——记青年书法家张雅森 刘洪洋
2013-06-19 14:51:25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雅森书路开阔,篆隶楷行草样样涉猎,且都有一定的造诣,尤其是篆书,取精用弘,灵动洒脱,取法战国简帛,以楚国的铭器为着力点,对金文笔法进行悉心观察,感悟与借鉴,挫笼参会领悟其奥,尤其对楚金文一路追逐采撷,上溯下探,其书法语言更加丰富。
书 道 探 魅

——记青年书法家张雅森


刘洪洋

  我与雅森的相识是在书协培训中心的面授班上,他真草隶篆皆通习之, 且以篆书为主,自然也就分到我辅导的班里。雅森性情直爽,操着一口浓重的东北腔。让我能记住他的最根本理由是学书的勇气:一是1997年毅然辞掉工作专门从事书法学习;二是艺术观点颇有见地、有水准。他有自己独到的思想,甚至是很犀利的。艺术感觉好、功力足,能上境界;笔墨有格调,具有一个优秀书家的天资。雅森正值风华之年,深得艺术之理,书法之道。欣喜之余,我们结下了情缘。随后几年,我们除了相见于课堂之上,更多的是电话和短信往来。他是我倍受关注的为数不多的青年才俊之一,可以肯定地说,雅森是在全国各种书法大赛入展的激励下凭着自己的聪颖好学、勤奋执着的精神而步入书坛的。其间的全国奖、兰亭奖均被提名获奖,楹联展捧得奖杯,令书坛同仁瞩目。他是近年来脱颖而出的较有成就的实力派青年书家。

     雅森书路开阔,篆隶楷行草样样涉猎,且都有一定的造诣,尤其是篆书,取精用弘,灵动洒脱,取法战国简帛,以楚国的铭器为着力点,对金文笔法进行悉心观察,感悟与借鉴,挫笼参会领悟其奥,尤其对楚金文一路追逐采撷,上溯下探,其书法语言更加丰富。圆劲、率意、灵动、潇洒、银钩玉唾、落纸烟云,其风神荡漾于笔端。这在他的一系列篆书作品中可能得到印证。他实现了大篆形体的变化, 同时又融合了小篆体势修长的特征,通篇奇正相生,使篆书的结构跌宕不拘,生机盎然。线条爽健利落,起冲横扫,一任其轻盈灵动的瘦劲笔法构成他的主体笔调。雅森驱遣笔墨,畅意抒怀的挥洒,显示出书写的灵气, 细劲飞动,又不失凝练硬朗之意。把握住了篆书艺术中古典美的理性与现代展厅的视觉效果, 使之完美结合在一起。突显作品的形式美是时代的特征,所以他的作品中表现出了用墨的“明净”,又呈现了艺术表现性的“交错”,体现出篆书的虚和之美与力量之美,用转指之法使笔锋在运行过程中不断调整,指腕并用,全身之力贯于毫端,在起止转换中,不避搭笔和翻折,形成一套方圆兼备的用笔方法,于爽利、清劲、潇洒的姿态中产生韵致,减去一些敦厚与苍老,变得率意、任性与随和, 得篆书用笔的率性天真,正如清人陈錬《印言》所云:“大凡伶俐之人,不善交错而善明净,交错者,如山中有树,树中有山,错乱成章,自有妙处。此须老手,乘从文明,若明净则不然,阶前花草,置放有常,池上游鱼,个个可数,若少间以异物,便不成观。”再有他的篆书作品多以行草辅之长跋,既增加了形式之美又得释文论事之功。每每书来,笔酣墨饱、臻微入妙,多以感慨系之,从中折射出其深厚的文学底蕴。又不难分辨其行草之妙,其行草之美与篆书之妙浑然一体。书写中不求碑的点滴细节,也不酷现帖之某家,只是自然平和的写,坚持书写的流动自在,笔下碑意也隐显不一,帖味也容弃不离,点画苍茫,刚劲浑厚。清代朱和羹《临池心解》云:“作书不能笔笔周到,笔笔有存讫、顿挫……,如对宾客之失其照顾也。”其作得内力坚韧、涵合深沉,弃常规审美范式,凭气力行笔,品相质朴而显真气弥漫,其线有简帛之意,又寓流动之气,使人感受到写碑的轻松和化解生硬之后的动人之态。雅森的隶书取法汉隶,从作品中可见对张迁、西狭、好大王之用功,通篇平静而出,是一种很正常的书写状态,却保留了书法本质的要素,从而产生了固有的痕迹和韵味,让欣赏者感到心绪轻松和悦,以平和之心作书,这种气息感受对一个书家是非常重要的。正如唐太宗李世民《指意》有云:“所资心副相参用, 神气冲和为妙,今比重明轻,用指腕不如用锋芒, 用锋芒不如冲和之气, 自然手腕轻虚,,则锋含沉静。”再有他的楷书根植于六朝墓志,气韵生动,通过自己的慧心,把节奏化韵律化的自然又在楷书中表现出来,在节奏、韵律中传达出气势和韵味、韵致。方折劲峭,苍拙古朴,值得玩味。清代王澍《竹云题跋》云:“故墨彩艳发,气韵深厚,至数百年犹黑如漆,而余香不散也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不同书体恰到好处的融合,又不失各种书体的特色,雅森的学书历程,选择的是一条融合的路子,古人云,“入之愈深,其进愈难,而其见愈奇。”雅森无疑品尝到了别人未曾有的感受,融合空间的开阔与远大,容易出新,更易于展示自己的才华与情调,有更高的调节和表现机会,因为在把两种或诸多的艺术别派融为一体时,整个过程犹如探险者在探幽寻魅,人迹罕至的路途风光旖旎、光怪陆离,充满刺激充满快感又充满享受,雅森正独享着探险的魅力,这或许不是他的初衷,他愿意与人同享他的体验,我们也更愿意分享他的快乐。

     唐代虞世南《笔髓论》中的一段话:“字虽有质,迹本无为,禀阴阳而动静,体万物以成形,达性通变,其常不主。故知书道玄妙,必资神遇,不可以力求也;机巧必须心悟,不可以目取也。”王安石曾说过“夫夷以近,则游者众;险以远,则至者少。而世之奇伟、瑰怪、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,而人之所罕至焉,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。”希望雅森的书法探索曲径通幽,彰显艺术之美;书法艺术登堂入室,尽显书道之魅。我们真诚期待着。并祝雅森艺术之树朴茂常青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已丑岁末 津门  刘洪洋于一石斋]>

相关热词搜索: 书道探魅 青年书法家 张雅森 刘洪洋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雅森书法雅议 ---杨吉平